故事:她生女时大出血摘了子宫,渣丈夫却嫌生儿无望要离婚 娱乐
作者:  匿名
青岛市举办“青岛招才引智名校行”活动

每天阅读一些故事应用作者:纬度和经度

孔宁是一名转校学生。她来到新班级的第一天就遇到了简·一帆。准确地说,它是被迫知道的。

老师正在上课,班主任带领孔宁站在教室门口。班主任跟班主任说了几句话就走了。

老师停止了讲课,看了一眼门口胆小的孔宁,又看了看教室,指了指教室里唯一的空位,说你应该坐在那里。然后课程将继续。

孔宁说她微微低下头,睫毛微微低垂,双手紧紧抓住背包的带子。她小心翼翼地走向班上唯一的空座位和最后一排靠窗的座位。

穿过教室,一路走来,孔宁脸红了。

他旁边是一个高个子男孩,头上有一英寸长,相貌英俊,背靠墙,一条腿弯曲,鞋底靠墙。他带着冷漠的倾向站在那里。

当孔宁走进他时,这个害羞而不光滑的漂亮女同学引起了他的注意。简一凡改变了刚才的痞子和痞子,立刻采取了正确的态度,站了起来。只是眼睛和孔宁转来转去。

孔宁小心翼翼地从他身边走过,坐在座位上。

突然,我听到老师冷冷地说了些什么。简·一帆,也坐下。

名叫简一凡的男孩高兴地大声回答。然后他盘腿坐在孔宁旁边。

他坐下来,从小就被聪明的孔宁闻到了小混混的味道。不知怎的,孔宁脑海中曾经出现过老人方辉那张狰狞的脸。

虽然新同桌有一些恶棍和恶棍,但她看起来很漂亮。即便如此,孔宁全身的毛发都竖起来了,作为一种反射,她很紧张。她很快缩到了墙上。

看到新同桌紧张虚弱的小模样,简一凡对她更感兴趣,只想逗逗她。

他歪着头,嘴角微微一笑。你紧张吗?你知道你必须和一个帅哥坐在同一张桌子上才会如此紧张吗?

声音不小,孔宁咬着嘴唇不理他,悄悄翻开一本书。

这时,一个粉笔头“咻”地飞过她的耳朵,撞到了墙上。在讲台上,老师盯着他们的桌子。全班屏住呼吸,等待老师的辞职。

铃响了,老师终于什么也没说,拿着书走了。

你叫孔宁?

孔宁从外面回来,看见简·一帆正在用她的物理书读她的名字。

孔宁点点头,犹豫了一会儿,然后鼓起勇气从手中拿回他的书,把它放进桌子的洞里。

简一凡又问了句,写作不错啊,练过吗?

孔宁再次点头,仍然不说话。

这时,简一凡不高兴了,说你太无聊了。是因为在原来的学校没有朋友留下来,然后转到另一所学校吗?

这次孔宁没有点头。她沉默不语,眼睛慢慢变红了。

想到满屋子的酒,地上的破瓶子和被扇耳光打肿的母亲的脸,孔宁浑身颤抖,尽情地哭了起来。

妈妈对她喊道,别哭了,你听好了,妈妈带着这个老人,是给你念重点的,你必须努力学习,争口气,向你展示野兽得到的千刀,哪怕是一个女儿,也比他和狐狸的儿子强。

我母亲布满血丝的眼睛里充满了仇恨和愤怒,希望她说的每一句话都像子弹一样,狠狠地打在动物身上,并在上面留下洞。

孔宁哭得更厉害了,说为什么我们必须和他们比较。你和你父亲离婚了。为什么我们要继续奋斗,过我们自己的生活?

妈妈打了孔宁一耳光,喊道:“你还叫他父亲,那个畜生,他哪里配做父亲?”明天你将去新学校报到。学费和住宿费已经支付,两个月的生活费已经支付。妈妈把钱塞进孔宁,说:“如果不够,打电话给我,我会把它寄给你。”

孔宁说,我觉得你怎么样?

我妈妈粗鲁地打断了她,说不要想我。我没什么可想的。只要努力学习,一定要超越那只小野兽。不要整天想它。

我妈妈嘴里的动物是她的爸爸,小动物是她同父异母的弟弟,比她小一岁。她在一所重点学校学习,取得了优异的成绩。

她父亲更喜欢儿子,而不是女儿,她母亲在生下孔宁时大出血。她摘除了子宫,无法生育。看到母亲没有生育的希望,父亲在外面找了个情妇,生了个儿子,然后和母亲离婚了。

一岁以后,孔宁和母亲住在一起,再也没有见过父亲。

母亲性格坚强。这么多年后,她仍然不能接受被丈夫抛弃的事实。她心中的仇恨像野草一样滋长。

为了和他竞争,为了让他后悔自己抛弃母亲和女儿的决定,她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女儿身上。她非常渴望她的女儿取得杰出的成就。她想向抛弃她的男人宣布,她的女儿不比他儿子差。她希望他后悔。

他的儿子将研究重点,孔宁也将研究重点。他的儿子会去什么样的补习班,孔宁也会去同样的补习班。他的儿子可以拿到前三个年级,孔宁也必须进入前三个年级。

令人憎恨的是,孔宁在年级的最后。即使她被杀了,她也不能进入前三个年级。这让她妈妈咬牙切齿。她拒绝接受女儿的平庸,不得不将原因归咎于老师的糟糕教学和糟糕的学校环境。

母亲被怨恨蒙蔽了双眼。她只看到自己的仇恨,而没有看到女儿的不快。她利用女儿作为报复的工具。

离开之前,我母亲忍不住再次提醒她,她会用余生来换取你的未来。你不能让我失望。

孔宁的心沉重而破碎,像一块石头。她看着母亲热情的眼睛,不得不说我知道,妈妈。

孔宁努力适应新环境,也努力与同学建立良好的关系。只是孔宁性格内向,她的内心对她的同学非常排斥。但是如果她不这样做,她会为她的母亲感到难过,所以她很痛苦。

也许孔宁既无趣又无趣,而且身边没有多少同学。大多数时候,她是一个人。

而且,这里的教学进度太快,孔宁的基础本身也不好,所以很快对他来说就太多了。

她越是跟不上她,就越是不想学,越是学不到,就越是为母亲感到羞耻。因此,她转到另一所学校后,每天都在挣扎和痛苦。

科科分发了月考试卷,到处都是惊心动魄的红色叉子。孔宁的心沉入海底,破碎不堪。

她不知道如何向母亲解释。只要她想起母亲热情的眼睛和她被殴打的照片,孔宁就会感到羞愧。

我母亲用她余生的快乐来获得阅读要点的机会,但是她没有给她母亲同样的重奖。

同桌简一凡在所有科目上的分数都接近满分,这几乎让孔宁大吃一惊。

自从简一凡第一次见到孔宁后,几句话让她红了眼睛,简一凡不敢再招惹孔姐姐了。

因此,在过去的一个月里,除了当她还是同桌的时候,简·一帆主动问了她几个问题。孔不愿对他说一句话。

有时候,简一凡想和她说几句话,或者她想不出来,或者每一步都错了,当她停下来独自咀嚼一些物理和化学练习半天的时候。

简·一帆迫不及待地挠着她的心,迫不及待地用初中一年级的物理和化学知识填鸭式地教她。

但是一想到她如此敏感和脆弱,为了不打击她的自尊心,简一凡不得不忍着,他几乎憋不住内伤。

一向很受欢迎的简一凡深感沮丧,甚至有几天陷入自我怀疑的阶段。他向他的好友高卓问好。你认为我有时很烦人吗?

高卓一本正经地回答说,是的,我很烦你。各地的女孩都觊觎你。他们依赖自己英俊的外表和良好的成绩,一点也不考虑兄弟们的感受。

简·一帆更加迷惑不解。那她为什么不关心我?

高卓觉得其中有一个故事。他说,兄弟,你对别人有什么想法吗?她很漂亮,但是智商有点复杂。你不怕你儿子的智商将来会被稀释。

简一凡骂了他一句,把球扔了出去,向教室走去。

孔宁在试卷上的红色叉子前默哀了一会儿。整整五分钟,她没有动,眼睛也没有转,像一座蹲着的雕像,庄严肃穆。

简一凡终于忍不住了,把论文递给孔宁,试着让语气真诚的对她说,你先看看我的解决问题的想法,不明白再问我。

孔宁挪动着僵硬的身体,慢慢地拿起试卷,但没有看他。他低声说了声谢谢。

不知道或问。简·一帆为被她的沉默折磨而疯狂。

从长远来看,孔宁慢慢地把他的心理警觉放下给简·一凡,并问他是否有任何问题。简一凡也回应了每一个要求。大多数时候,他停止打篮球。他在教室门口和同学胡天海聊了聊,并不时地看着窗户。

下课的时候,教室里的学生们变成了一对。只有最后一排靠窗的座位空无一人。孔宁沉浸在解决问题中,这与活跃的课堂格格不入。

生活委员张东学骄傲地坐在座位上,向其他学生眨眼睛。有人立刻明白了。这个人走到孔宁的办公桌前,迅速拿走了孔宁放在书里的纸。

孔宁还没来得及回答,她就爆发出一阵笑声,每个人都鄙夷地看着她。

张东雪说,猪的得分超过了她的19分。然后他扔掉报纸,拍了拍手。

一个人说,这么差的成绩,他们怎么能转到我们学校?

一说,这还需要问,一定要靠关系在呗。

一个人说,就像她是乡下人一样,这个家庭能做什么呢?她脸色苍白,仍然拒绝放弃。她大声问孔宁,谁花了很多钱才进入你在我们学校的家?

孔宁立刻脸红了。她咬着嘴唇,胸部剧烈起伏。她仍然坐在那里,甚至没有勇气捡起他们留在地上的文件。

学生三三两两走进教室,回到座位上。孔宁看着地上的文件被踩在一个又一个大大小小的脚印上,眼泪在眼眶打转。

简一凡从后门进来,立刻觉得气氛不对劲。他看到孔郑宁的委屈,低下头抽泣起来。他什么都明白。他大步走过去,推开踩在试卷上的同学,着魔捡起试卷,拍拍上面的灰尘。

简一凡看着女生,粗鲁地说,你想干什么,欺负你的同学有意思吗?

时间一天天流逝。

在简一凡的帮助下,孔宁的成绩有了一点提高,期末考试在班级排名中提高了十位。

演出那天天气非常热。孔宁穿着长袖,戴着面具,在靠窗的座位上低着头。

突然,一个球打中了,吓得孔宁一哆嗦,像一个受伤的小猫。

简·一帆没想到会吓到她,很快就向她道歉了。孔宁惊恐地看着他,低下了头。

尽管简·一帆戴着面具,颧骨微黑微蓝,但她看得很清楚。尽管心痛,他还是握紧拳头,试图假装表面上什么也没发生。

对孔宁来说,简·一帆长期以来一直心存疑虑。学校可以每两周休息一次。学生们都将回家一个晚上。孔宁从未回来过。她妈妈一两个月来看她一次。时间不长。说了几句话后,她塞了一袋东西就走了。

每当这些天,孔宁的情绪非常低落,他拒绝说话,甚至不想见人。她总是用一只手撑着头,面朝窗户,看着外面的天空。

孔宁只是坐在那里,孤独的身影。

有一次,简一凡小心翼翼地问她,孔宁,你为什么不回家呢?

很长一段时间,孔宁的声音很低,没有起伏。我没有家。

简一凡不再问更多的问题。虽然他感到悲伤,但他不能带一个女孩回家。他所能做的就是带回尽可能多的食物和饮料给孔宁。

拿到成绩单和暑假作业后,简一凡在学校门口拦住了孔宁,说你已经取得了很大进步。我们去庆祝吧。

孔宁仍然低下头,感谢你帮助我。简·一帆拍拍自行车的后座,示意她坐在上面。

出门前,她妈妈给了她数百美元让她和嫂子住在一起。

孔宁不喜欢小姨。像她母亲一样,她会不断提醒她,她母亲为她牺牲了很多。要不是她,她妈妈不会受这么多苦。她也会惊叫,“如果你是个男孩,那么你父亲就不会抛弃你。”

也是因为小姨的牵线搭桥,她妈妈才和方慧,一个老人在一起。否则,她和她妈妈就不会这么痛苦了。因此,孔宁非常讨厌她的姑姑。

无处可去的孔宁犹豫了一下,对简一凡说:“你能帮我找个地方住吗?”?我可以付租金,很便宜。

简·一帆虽然很惊讶,但她什么也没问,她被带到了一个环境好的住宅区,一间一室一厅的房子,里面东西齐全,卫生干净。

简·一帆对她说,这是我的房子。自从最后一个房客搬走后,它就一直是空的。为了我们的同桌,我将免费借给你一所房子。一切都可以利用。顺便问一下,你会做饭吗?

孔宁点点头,答应了。

简·一帆请她先休息一下,然后出去买了很多食物和饮料。

孔宁摘下面具,照了照镜子,检查他脸上的瘀伤。瘀伤是蓝色、紫色的,他的嘴角结痂了。纤细的莲藕手臂也是一系列疤痕。

简·一帆吓了一跳,但从未问她是怎么做到的。他默默地递给她一瓶金疮药,说擦会更好更快。

孔宁一边擦拭一边说,我父亲以为我是个女孩,和他的第三任妻子生了一个儿子,抛弃了我和我母亲。我母亲受到了刺激。她发誓要让我脱颖而出,至少比那个小三的儿子好。所以她给了我一个机会,带着她的幸福去一所重点学校度过余生。这位老人喜欢把钱花在自己身上,所以他经常打我妈妈。当我回去几天的时候,他不喜欢我。昨晚我多吃了一块肉,他叫我饿鬼。

我妈妈为我说了几句话,他立刻暴跳如雷,举起桌子,按住我妈妈,打了她。他打我妈妈,我打他,我们不是他的对手,他打成这个样子。

当孔宁说这话时,他很平静,但他眼中的悲伤和无助无法掩饰。

简一凡心中的秘密终于被解开了,所以如果你妈妈担心你会再次被打败,她不会让你回家的。

孔宁叹了口气,说也许我不该来到这个世界。没有我,他们会过得很好。如你所知,我的成绩很差。我已经尽力了,但还是学不会。然而,我母亲不相信邪恶。她觉得我学习不够努力,老师也没把我教好。因此,她不遗余力地送我去重点学校。

但她不知道,近年来,我生命中的每一天都像被折磨一样。我想我会失去它。

孔宁的声音哽咽了,说我偷偷买了刀子和毒鼠强,但是当我想到我妈妈为我做了什么,我不能忍受让她一个人呆着,因为害怕她不会接受。我真的不知道我能坚持多久。

孔宁的声音极其悲伤,仿佛空旷草原上呼啸吞咽的风掠过他的耳朵,留下了令人心痛的痛苦。

知道她喜欢的女孩遭受了各种不幸,简·一帆除了心痛之外不知道如何安慰她。他只能帮她补课,提高成绩。

整个暑假,简一凡将抽出两个小时,在早、中、晚三个小时为孔宁补课。孔宁也慢慢抽出了一些线索,他脸上的笑容也逐渐增加,整个人的精神状态比刚才知道的要放松很多。

完成当天的作业后,两人还会一起出去吃饭,但一定是aa,这是孔宁要求的。她对简·一帆说,我白住在你家。我不能白吃你的食物。她没有很多钱。她仍然能付得起一点钱。

看着孔宁严肃倔强的样子,简一凡不得不让她。

这样,孔宁一直生活到学校开学。她妈妈一次也没来看她,而是给她打了几次电话,敦促她努力学习。她又说,如果你不努力学习,你怎么能不辜负我呢?

然而,我从来没有问过你是否在外面玩得开心。

在巨大的心理压力下,孔宁变得越来越烦躁,开始失眠,吃不下东西。我的学业成绩刚刚有所提高,就陷入了深渊。人们也比以前虚弱了。

一天,我妈妈来给孔宁寄生活费。孔宁看见她母亲的小手指裹着纱布,她的手掌和背部布满大大小小的伤口,卷起袖子、衣领、伤疤,新的和旧的,像死藤一样爬满她的全身,令人震惊。

孔宁的血液冻结了。她感到内疚。她责怪自己。她觉得她不应该活着。嫂子是对的。没有她,她妈妈不会受这么多苦。正是因为她,她的母亲才如此痛苦。

不管哭什么,孔宁都非常难过。她祈祷母亲离开那个人,这样她就不能集中精力学习。她可以找到工作,也可以养活他们的母亲和女儿。

这一次,她妈妈没有冲她大喊大叫,而是轻轻地擦去了脸上的泪水。

我妈妈说,我只是吃了没有文化的损失。首先我被野兽抛弃了,然后几个人追赶我。他们并不想占我母亲的便宜。他们都想利用我的母亲,包括现在的老人。他们一个接一个欺负我妈妈。

她说话的时候,妈妈也哭了。她用擦伤的手掌擦去眼泪,又笑了。然而,她仍然拥有你,你是她的希望。当你将来有所成就时,你的母亲就不必再受苦了。

仿佛一千万英镑的重担压在了孔宁身上,她几乎上气不接下气,几乎窒息而死。

孔宁虚弱地问道,如果我一文不值呢?

你有,妈妈突然情绪激动,她抓住孔宁虚弱的肩膀,用力摇晃,像MLM人员喊口号一样兴奋地对她说,你有,你一定有野心,否则妈妈会被人看不起一辈子,一辈子吃苦。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孔宁发现每个人都看着她的眼神复杂,不管她去哪里,都有人指着她窃窃私语。

孔宁隐约听到一些关于她母亲的事情。(工作名称:“我生病了,你有药吗?”,作者:纬度和经度。发件人:每天阅读故事应用,看得更精彩)

点击[关注]按钮,首先可以看到这个故事精彩的后续报道。

快乐8 黑龙江11选5开奖结果 快乐十分下注 北京快3开奖结果 安徽快三

开发区建设交通局积极开展文明城市提升
凉山州越西县公安局法制大队与人民检察院侦监科召开联席工作座谈

© Copyright 2018-2019 mdhut.com 脑泉新闻 Inc. All Rights Reserved.